www.4166com

图片 30
梅州日报,你知道梅州的夏天有五种味道么

办亚运负债究竟几何,亚运账目可先行

办亚运会欠债毕竟几何,账单二〇一三年前发布

第一财经日报2月25日讯日前,钟南山称广州因办亚运负债2100多亿元一事引起广泛关注。一时间,关于广州举办亚运的投入到底有多少,是1000多亿还是2500多亿,也引发争议。昨日,钟南山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主要是为了呼吁中央和省里给予广州更多的支持,支持广州渡过目前的难关。
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2日在参加广州市十三届人大六次会议的小组讨论时说,通过查资料发现,广州亚运的直接投入和间接投入很大。总投资2577亿元,其中广州投资1950多亿元,带来债务2100多亿元。他很担心,背着这么大的债务,广州“十二五”搞民生的钱不知从哪里来。

法治周末3月2日讯 到底花了多少钱

摘要:
据广州日报报道,针对广州市「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出广州负债2100亿元办亚运的问题,昨日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在新闻通报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广州不是负债2100亿元办亚运。他透露,亚运总体预算136亿元,当前实际支付91亿元,未支付45穗财政局长:不办亚运也负债
账单2013年前公布
据广州日报报道,针对广州市「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出广州负债2100亿元办亚运的问题,昨日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在新闻通报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广州不是负债2100亿元办亚运。他透露,亚运总体预算136亿元,当前实际支付91亿元,未支付45亿元。
「亚运账本」2013年前就会公布
张杰明表示,亚运(亚残运)会的总体预算是136亿元,其中运行经费73亿元,场馆建设经费63亿元。这些资金来源于亚组委市场开发、上级补助和亚运城出让净收入。在预算执行过程中,有关部门对每笔请款都对照合同条款等相关资料进行认真审核、严格把关。截至当前,实际已支付91亿元,占总体预算的67%,其中:运行经费已支付62亿元,余额部分主要是合同尾款;场馆建设经费的核拨需要经过投资评审、工程决算等程序,且按合同规定需要预留一定比例的质保金,当前已支出了29亿元。在未支付的45亿元中,场馆建设经费占大头,约34亿元。
「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亚运(亚残运)会的实际支出基本可以控制在预算之内。审计部门将对亚运(亚残运)会投入情况进行全面审计,审计结果将予以公开,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张杰明表示。
至于亚运的详细账单何时能向社会公布,张杰明告诉记者,大型运动会的账本都是要经过若干环节才能做出决算,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比如2007年底举办的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完成「账本」再放到档案馆就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广州亚运会的情况更复杂一些,需要的时间也会更长,但此前说2013年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估计,相信会有所提前,也就是在2013年之前就会公布。
5年间重点基建投资1090亿元
张杰明说,为改善城市面貌,广州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整治城市环境。2005~2010年,市本级投入城市重点基础设施建设资金1090亿元。其中地铁、道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经费732亿元,占了大头。这些钱新建了177公里地铁线路,推进了洲头咀隧道、黄埔东路、护林路、中山大道BRT试验线、仑头-生物岛隧道、生物岛-大学城隧道等市政道路的建设。
另外环境综合整治经费190亿元,推进了市政道路两侧、老城区人居环境、亚运场馆及重点区域周边环境、机场高速公路、空气环境、绿化、绿道建设等整治工程。
污水治理与河涌综合整治经费168亿元。其中中心城区雨污排水系统改造43.4亿元、农村污水治理5.4亿元,完善城乡管网系统;中心城区调水补水27.6亿元,建设中心城区4个调水补水系统工程;中心城区水浸街治理9亿元,完成中心城区227处水浸街地段的治理工作;河涌整治82.3亿元,中心城区整治66条、整治总长度241公里,促进了广州水环境的根本性好转。
至于此前有媒体提出「西江引水的总体工程是90亿元」,这是否与中心城区调水补水27.6亿元有冲突时,张杰明说,西江引水项目是广州自来水公司的一个经营性项目,它的投入不是从市财政支出的
当前政府性负债884亿元
「通过适度举债推进城市建设是全国各城市的通行做法,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当然举债一定要适度。」张杰明强调,负债是累积下来的,不办亚运也会负债,不是因为办亚运才负债。
张杰明确认,当前广州市政府需要还本付息的债务是884亿元,「主要是城投、水投集团那一块,纯公益性的。」
张杰明表示,广州市政府秉持谨慎性原则,在举债前,即为各种债务做了相应的偿债安排,并将债务总体规模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按照国家规定,一个城市的政府性债务余额不能超过当年综合可用财力,广州市当前的政府性债务仍控制在这个范围内。
张杰明坦言,近些年为了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广州市通过市的地下铁道总公司、城投集团公司、水投集团公司等企业向银行融资,主要用于地铁、绿化景观、路灯改造、污水管网、河涌整治等项目建设,使广州的天更蓝、水更清、路更畅、房更靓、城更美,让广大市民提前许多年享受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
今年财政预算报告通过率不是历年最低
针对「2011年预算草案人大赞成率近年来最低」的说法,张杰明马上拿出统计表格「晒」给记者看,在这份从2005年至2011年的人大表决统计表中,2005年赞成率为68%,是近年来的新低,其他的年份基本都在75%上下,比如2010年的赞成率是78.2%,2011年的赞成率则是75.4%。
问答实录 关于钟南山
问:市「两会」以后,有没有跟钟南山院士接触过?他提出的数据有根据吗?
张杰明:我认识钟院士,但还没有跟他面对面接触,我和他一样,都是代表,他发表意见是他的权利。
关于低通过率 问:此前有媒体说今年预算报告通过率是近年来最低,是否属实?
张杰明:不能说今年最低。是相对于法院、检察院、政府工作报告才低。2007年以后的所有年份通过率都是超过70%,2005年的通过率是68%,2006年78%,2007年87%,2008年78%,2009年73%,2010年78%,2011年75%。
老实说,财政报告是分钱的报告,大家都说要重视他的行业,都要满足,但钱就那么多,必然有些代表会有一些意见。如果100%通过,媒体可能也会有意见,说会不会做什么工作,我们确实没有做什么工作,而是实实在在地工作。75%就是75分的意思,75%的人认为是对的,25%的人认为是错的。
关于今年的涉亚运开支
问:今年财政预算表中,涉及亚运的开支,有人统计过,还是3800万元,有些代表表示不能理解,因为亚运已经结束了。
答:运行经费和场馆建设费还有几十亿未支付。场馆建设费居多,约34亿元。因为项目工程做完了,不像餐馆吃饭一样,一吃完就结账了,工程的材料要整理,整理完还要送审评审,评审完还要分期支付,它有一系列的程序,不是说马上支付,还有很多细节。
近年预算草案人大表决情况 年份赞成率 200568% 2006 78.7% 2007 87.7% 2008
78.2% 2009 73.6% 2010 78.2% 2011 75.4%

  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与会代表和外界的广泛关注。广州亚运到底花了多少钱,因亚运负债多少亿,成为关注的焦点。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23日在会场面对包括本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追问时口风甚紧,直到被记者们从八楼“围追堵截”到一楼大堂门口,才终于开腔。

  “办亚运有不节俭的地方,老百姓都知道!能不能不说‘达到了节俭办亚运的目标’这种话?”2月21日,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葛洪义在海珠区代表团第一组讨论中,对政府工作报告关于亚运会的叙述发出质疑。

  张杰明表示,地方财政为广州亚运会确实做了巨大投入,其中亚运会、亚残运会的运行费用支出为136亿元,涉及亚运场馆、涉亚设施等城市建设的费用为890多亿元,加上其他一些开支,总共支出1300多亿元。

  葛洪义深有体会。他的单位——华南理工大学所在的广州大学城,光是道路就翻新了两遍。而广州马路上的花坛护栏,用的也是大理石,这都是在亚运会举办前突击改造的。

  他表示,广州并没有死扛财政缺口,亚运会的收支情况基本平衡,收入主要包括亚运会的开幕式以及赛事的门票收入、广告赞助等,中央和省里的补助都有,其中省里补助了30多亿。

  “奢侈了还说成是节俭,搞的是高档的还说自己节约,这就是‘皇帝的新衣’。”葛洪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500多亿和1300多亿到底哪个比较可靠?对此,广州市政协常委、广州市政府参事室主任张嘉极向本报指出,这主要是统计口径和概念的问题,很多项目——比如为了配合亚运举办而搞的河涌整治——“即便不办亚运会,也是要开展的,只不过是借着举办亚运会的契机,这些项目的建设得以进一步提速。”

  为了亚运会,广州出手大方。除了城市美化,以亚运为目的的治污也耗资巨大。

  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树坚也指出,亚运的很多基本建设项目,包括亚运城,都是用市场运作的形式完成的,并不是整个亚运城的建设都靠财政投入。对于很多代表提出的不知道亚运的钱是怎么花的,她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公开亚运账本。

  起源于瘦狗岭的猎德涌,由北向南贯穿广州。眼前的这条河涌流水淙淙,清澈见底,水边的鲜花植被簇拥着富有东方特色的壁画景墙,河沿上的棕榈树和凉亭吸引路人驻足拍照。

4166com金沙,  “亚运账本在适当的时候应该公开,市里的负担让大家共同来理解,共同承担。”钟南山说。

  猎德涌是广州申办亚运会之后开展治污工程的一个缩影。一位广州市民说,在此之前,猎德涌是一条臭气熏天的水沟,市民掩鼻而过。在过去的9年里,污水厂持续处理猎德涌流域内每天流出的近28万吨污水,终于使这片水域华丽转身,成了让广州市民赏心悦目的景点。

  按照计划,今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拟安排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亚运会和亚残运会场馆建设和城市建设资金使用。张杰明也表示,会在适当的时候公布亚运账目。

  广州多水,仅市中心城区就有河涌231条,总长913公里。上个世纪末,随着广州城市规模的扩大和人口膨胀,许多河涌成了用来排污的“臭水沟”。广州在2008年年底决定投入486亿元,根治121条河涌,一天耗资1亿元。

  有评论认为,广州应该在亚运前的各项建设中事先采取预算公开、量入为出的做法,对相关的项目建设进行事前论证,从各个方面减少债务负担过重的风险。

  广东省人大代表朱列玉就住在杨箕涌旁边,他见证了这条水流由浊变清的过程。“水污染治理的确有效果。”但他怀疑,“广州的家底真有这么厚吗?”

  对此,张嘉极认为,如果能事前公开、让大家来参与讨论当然更好,但是毕竟包括广州在内的城市都处于发展中的过程中,“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都按照香港的方式去做的话,那亚运也就办不成了。”

  巨额开销使市民们对“钱”敏感起来。2010年1月,“口罩男”出现在亚运整治工程咨询会上,向广州市建委主任简文豪表示,反对亚运改造统一换用花岗岩。这一代表广州市民心声的意见最终被政府采纳,至少为政府省了5000万元。

  他认为,办亚运对广州整个城市的形象和价值提升有很大作用,“即便我们花了钱,也是为了这个城市以后的经济发展,为了提升这个城市的价值,从某种程度上讲,办亚运其实也是一种投资,把城市整体提升上来了,就更有利于广州下一步的发展。”

  但是,以亚运会为目的的间接和直接的支出究竟有多少钱,恐怕绝大多数人仍无法得知,政府大手笔的开支引发了民众对亚运会预算的追问。

  广州需要“缓一缓”

  在广州“两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市人大代表钟南山向媒体透露,他查资料发现,广州亚运会的直接投入和间接投入很大。“总投资2577亿元,其中广州投资1950多亿元,带来债务2100多亿元。”

  就张杰明回应一事,钟南山24日在接受本报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的说法有可靠的依据,但现在他并不愿意透露更进一步的依据。“张局长有他的考虑,我讲这个不是针对张局长。”

  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显然是为数不多的熟知亚运会账目的官员之一。亚运会到底花了多少钱?广州“两会”期间,张杰明被媒体围追堵截,他被问得多少有些不耐烦了。“可以看《南方都市报》对我的专访。”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虽然此事爆料后获得了外界的“力挺”,但钟南山表示,他并没有去在意别人支持或者反对,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而是“觉得一个事情该讲的话就应该去讲”。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将会在3月份的全国“两会”上着重谈这个问题。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张杰明透露的数字与钟南山透露的并不相同:亚运会的预算是136亿元,实际支出和这个数字差不多。

  “广州在办好亚运会的基础上,也要真正实现我们”十二五”提出的很多东西,这就需要一个比较强的财政支撑才可以。”钟南山认为,亚运会的确给广州带来了较大的财政缺口。

  张杰明说,2002年至2003年申办亚运会期间,筹备组的预算是14.6亿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约121亿元人民币。这只是一个报告,没有通过人大审核。

  与此同时,广州虽然是201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全国城镇体系规划》所确定的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之一,但其他四个都是直辖市,直辖市的很多政策广州享受不到,而广州还要向中央和省贡献很大一部分税收。钟南山说,他算了一下,五大国家中心城市,广州的财政收入是最后一位,而且也远远比不上非国家中心城市的深圳、苏州。

  “申办成功后,市领导在跟媒体的一次谈话中称,广州将上报给国家‘一揽子’计划,除了亚运场馆、亚运村、交通设施等项目外,还把新机场二期工程、新火车站、地铁、城市主干道、码头和城市环境的综合整治全部包括在内,总投资达2200亿元左右。”张杰明说。

  与此同时,广州市市长万庆良22日在参加广州市政协经济界委员的小组讨论时也表示,在这3348亿元的财政总收入中,除了交国家、交省里,广州留下的只有872亿元,加上中央税收返还的,共900个亿多一点。这其中,一半还要下拨给12个区。“人人都说广州富得流油,其实广州的财力是捉襟见肘。”

  到了2005年,又有一位领导对媒体表示,办亚运最多20亿元就够了。然而,张杰明认为,这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做好20亿元的预算。

  而在国家加大对保障房的建设力度之后,广州要完成保障房建设的任务,也存在不小的困难,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缺钱”,广州市国土局官员日前表示,广州将从“地王蛋糕”里拿钱来支持保障房建设。这也让外界担忧广州地价将会不断上涨,从而进一步推高房价。

  张杰明告诉当地媒体:“实际上亚运这一块,即正式筹办后所花的资金,我们的预算就是136个亿,包括亚运、亚残运运行费用、开闭幕式及场馆设施费用、竞赛费用、行政管理、宣传推广及文化等费用、大型活动、不可预见费等6个项目的支出,这个数跟当年说的14.6亿美元差不多。”

  “背负这么大的负担,我很怀疑我们怎能实现”十二五”规划。广州办了这个盛会,开支这么高,你还要照比例上缴税收,本身就不合理的。”钟南山说。

  广州市财政收入需要与国家及省里分成。市长万庆良表示,在广州市3348亿元的财政总收入中,除了交国家、交省里,广州留下的只有872亿元,加上中央税收返还的,共900多亿元。这其中,一半还要下拨给12个区(县级市)。“人人都说广州富得流油,其实广州的财力是捉襟见肘。”

  广州市社科院科研处处长彭澎博士认为,中央和地方的分税制实行多年之后,难免存在一些不尽合理之处,广州上缴的比例较高。他建议,在不改变分税制原则的前提下,中央和地方的分税制可以五年内调整一次,对现存的不合理之处进行调整。

  尽管如此,广州还是为亚运“倾其所有”。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为了美化道路,政府在广州大道北体院门前花坛摆放了一块黄蜡石,价值约两万元。“非常昂贵,这让纳税人感觉不好。”

  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教授看来,希望中央去适当改变分税制,将更多的财政收入留在地方的愿望,前景并不“乐观”。因为如果调整广州和其他地方的税制比例,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他地方也会尽力去争取。

  因此,亚运让广州负债累累并不让人意外。张杰明向媒体透露,包括申办前的历史负债近500亿元在内,广州市政府目前需要还本付息的债务是884亿元,相当于广州市一年的可支配收入。

  作为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的预算审议专家,林江指出,广州的负债和财政压力较大主要是举办亚运才出现的,缓解目前困局的唯一办法就是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国家适当对广州给予一些倾斜,少上缴一些税收,让广州喘一口气,“这是唯一的做法,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这个难度也不小。”

  预算报告“蒙太奇”

  他说,广州在举办亚运之后,财政比较紧张,中央和省里这个时候对广州给予一些扶持,让广州缓过这口气了,对以后广州、广东省和全国来说都是好事。“中长期来说,广州还是要进一步培植一些税源。”

  2月25日下午,参加广州市第十三届人代会第六次会议的496位代表,以374票赞成、87票反对、34票弃权、1人未按表决器的结果,对《广州市2010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1年预算报告》进行了表决,通过率75.6%。

  钟南山呼吁,国家和省里应该给予广州必要的支持。不要求补助多少,但起码能适当地返还税费多一些、上缴的税费少一点。彭澎也认为,即便国家不能减免一些,多返还一些,那也应该给予广州更多的政策支持,或者加大在广州的投资和布局,以扶持广州未来的发展。

  这份财政预算报告在2月25日下午大会表决的9份报告和议案中,得票倒数第一。

  如何约束政府支出引热议

  财政预算报告已经不止一次倒数第一了。从2006年至今,葛洪义以人大代表身份参加了6次全会,在他的印象中,财政预算报告至少有4次得票率倒数第一。

  关于亚运花费过高、预算程序不合理的争议也引起了人大、政协和舆论的热烈讨论。

  人大代表难免不满。2002年至2003年申办亚运会期间,筹备组的预算额度约121亿元;申办成功后,市领导称,广州将上报给国家“一揽子”计划,总投资达2200亿元左右。2005年,某位领导对媒体说最多花20个亿。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人大代表均表示,他们没有讨论过这些预算。

  有媒体报道,广州两会上,代表、委员关于广州有没有做到“节俭办亚运”的承诺,以及亚运预算屡次提高未经人大审议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但是,张杰明称,这些支出都写入了预算,提交人大讨论了。“比如我去年在发布会上提到的城市重点基础建设资金投入1090亿元,这个不是在2010年这一年的一次预算里能体现,而是从2005年至2010年6年间,分期投入。”

  例如,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葛洪义21日在海珠区代表团第一组讨论中首先发出质疑:“办亚运有不节俭的地方,老百姓都知道!能不能不说”达到了节俭办亚运的目标”这种话?”

  “再比如用于亚运会本身的136亿元,这个也是包含在过去5年每年提交给人大审议的预算当中,并不是一年的投入数,而是历年的累加,且分别在历年的报告中通过的。所以可能有些代表在预算报告里没有看到1090亿元或者136亿元的字样,就以为我们没有写进预算里。”张杰明说。

  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建武进一步追问:“政府一开始说只要20个亿,到后来屡次改变预算数目,有向人大报告过吗?人大审核了吗?这种变动肯定是有理由的,但是政府自己拍脑袋决定,有没有尊重人大、尊重民意?”

  广州市预算透明度在下降。根据长期观察公共预算的志愿者吴君亮及其所在的中国预算网统计,与2009年相比,广州2010年财政预算公开的程度从100%,骤然降至18.4%。

  钟南山爆料引发的这一事件,以及他即将在全国两会上的进一步发言,也将引发对政府预算编制、审议程序和政府支出约束的进一步关注和讨论。正如评论者刘凌所质疑的:“归根结底地说,是不是某些环节某些程序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偏差,为什么香港特区政府要通过决议才能花钱办亚运,到了广州,钱已经花完半年了,才有人大代表站出来说,钱不是这样花的。”

  但是,专业性较强的预算报告,也并非人人能读懂。一位人大代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预算报告非常复杂,只列大项,也不说是什么事,必须内行才能搞清楚。”

  张杰明声称预算经过人大讨论的同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人大代表均遗憾地表示,从20多亿元增至上千亿元,广州市政府并没有向人大报告并提出申请,这中间,增加和修改了哪些项目,预算数目做了哪些改动,人大代表一无所知。

  “不是说广州打肿脸充胖子,因为我们根本不清楚花了多少钱。人大代表都搞不清楚,普通老百姓更搞不清了。”葛洪义说。

  要求公开亚运账本的呼声高涨。葛洪义认为,以公共财政的获取和支出为中心,财政预算问题会成为法治民主进程中的大事。

  “不能神马问题都由我来回答”

  亚运预决算不透明,使广州市民深感账目之“乱”。

  朱列玉与其他人大代表一样,并不清楚“亚运”的概念,因为有关亚运会的直接和间接花费并未区分明确。“马路的拓宽、植被的栽种、公园绿化,没有亚运就不搞?”朱列玉说。

  香港媒体人吴志森认为,今年1月14日,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毫不留情地否决了香港政府申办2023年亚运会的拨款申请,原因之一,也是钱没交代清楚。

  据媒体报道,2010年9月,香港政府发布咨询文件,公布承办亚运的大致预算是400亿港元,舆论顿时哗然。政府官员反复解释,在预算的400多亿港元中,只有140亿港元与亚运直接相关,剩下的300多亿港元用于改善基建、体育设施,即便不搞亚运,迟早也要花,市民还是不依不饶。

  迫于舆论压力,港府申办亚运专责小组最终决定舍弃原计划中关于提升元朗、大埔、沙田3个室内体育馆的部分,预算从400多亿港元减至60亿港元,但仍未能得到支持。

  按照宪法和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的规定,人大有四项重要权力:立法权、监督权、重要人事任免权和重大事项决策权。在葛洪义看来,后两种权力行使不够充分,否则,可以形成对政府强有力的制约,而亚运会支出,显然属于“重大事项”。

  这种制约在今天显然远远不够。张杰明此前向媒体表示,将在适当的时机公布亚运会账目,等到所有账目清理完,再进行核算和税务稽查,一系列程序走完,大约要到2013年。

  要求“晒账本”的声音不绝于耳,给广州市政府带来巨大压力。但是,作为广州“财爷”的张杰明,却以很“潮”的语言书面回复《法治周末》记者:“不能神马问题都由我来回答。”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