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66com

www.4166com 4
【www.4166com】求纯人工微信投票团队,从微信拉票看小朋友的教育问题

加强大学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大学人文教育的坚守与创新

让阳光下的高校预算更加透明,清华预算超233亿领跑

  今年,教育部直属高校第三次统一时间和统一格式向全社会公开了部门年度预算。75所部属高校2016年预算收入总计2979.08亿元,校均预算收入为39.72亿元。其中:清华大学排名第一,预算收入为182.17亿元,中央戏剧学院排名最后,预算收入为3.05亿元。

图片 1

图片 2

  预算是高校的生命之源,控制预算也就控制住了高校开支。预算公开能够向公众告知高校“过去的运作、现在的状况以及未来的计划,进而能够明确责任并便于控制”。

教育部直属75所高校近日公布了2018年度预算,清华大学以269.45亿元的预算收入居首,高于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收入总和。西安交大2018年度预算收入为80.3945亿元,位居陕西5所部属高校之首。

10个大学专业未毕业已就业 二本压线三招上名校

高校预算的收与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公布高校财务信息,是高校信息公开的基本要求。2010年3月,教育部审议通过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第9条明确规定:高校应主动公开财务、资产与财务管理制度,学校经费来源、年度经费预算决算方案,财政性资金、受捐赠财产的使用与管理情况,仪器设备、图书、药品等物资设备采购和重大基建工程的招投标等。教育部直属75所高校近日公布2018年度预算正是落实这一要求的具体体现。

讲座高考改革后志愿失误增加?政法专业就业解析

  2016年部属高校预算收入结构为: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占比29.77%)、事业收入(占比30.49%)、事业单位经营收入(占比0.14%)、其他(占比14.15%)、上年结转(占比21.62%)、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占比3.83%)等。由此可知,对高校来说,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和事业收入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

“按要求,所有高校都必须公开,实际中,教育部直属高校往往做得比较好,但透明度还需要提高。”熊丙奇称,高校公布预算收支情况,主要是为了让公众了解大学的收支,接受公众监督。

查一查:各省市往年一本二本的录取线是多少?

  部属高校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总计886.96亿元,平均为11.8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超过25亿元的高校共有4所,分别为清华大学(29.9亿元)、吉林大学(28.43亿元)、北京大学(27.79亿元)、山东大学(25.34亿元);低于3亿元的高校有3所,分别为北京语言大学(2.8亿元)、中央音乐学院(2.50亿元)、中央戏剧学院(1.78亿元)。其中,学生规模和六个专项投入强度是出现一般财政投入差异的关键因素。

75所部属高校预算收入西安交大排第15

你的模考成绩能上哪些大学 你被大学录取的概率是多少

  部属高校事业收入总计为908.43亿元,平均为12.11亿元。事业收入预算最高的四所高校分别为清华大学(80.25亿元)、上海交通大学(48.72亿元)、北京大学(48.31亿元)和浙江大学(47.02亿元);事业收入垫底的两所高校分别为中央音乐学院 (1.05亿元)以及中央戏剧学院(0.39亿元)。科研项目经费规模、各类办班学生规模是该数据差异的关键因素。

从各校公布的数据来看,今年有7所高校预算总数超过百亿,其中清华以269.45亿元位居首位;浙大和上海交大紧随其后,前者是154.65亿元,后者是144.88亿元。预算超百亿的还有中山大学、同济大学、北大和复旦。除这7所超百亿大学,2018年预算跻身前10的还有华中科技大学、吉林大学、武汉大学。西安交大以80.3945亿元位居75所部属高校的第15位,在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居首。

家长如何秒变心理专家缓解考生压力?

  2016年共有28所部属高校公开事业单位经营收入总计为4.26亿元,校均为0.152亿元。事业单位经营收入最高的3所高校分别为西南交通大学(0.95亿元)、北京科技大学(0.4亿元)、中国矿业大学(徐州)(0.3亿元)。非独立核算经营活动所取得收入是该数据差异的关键因素。

部属各高校2018年度预算差距非常大,最高的清华达到269.45亿元,接近2017年周至县和蓝田县GDP总和,也超过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总和。

少数民族预科班 治疗手机依赖症 本科高尔夫专业

图片 3

清华预算超233亿领跑部属高校

新京报讯(记者沙璐实习生王俊)近日,部属高校2017年度部门预算相继“出炉”。今年75所高校预算收支总数超过3500亿元,预算收支总额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和浙江大学。其中,清华大学233.35亿元,是唯一一所超过200亿的学校。

75所高校中仅清华超200亿元

75所高校中收支预算总额排名前三位的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预算分别为233.35亿元、193.45亿元和150.47亿元。清华是唯一一所超过200亿元的学校。其他超过百亿的高校分别是上海交通大学、中山大学、天津大学和复旦大学。

预算最少的后三位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均为艺术类院校,预算总额均未超10亿元。

75所高校年度收支预算排名中,预算超过50亿的24所,低于50亿的51所。与去年相比,预算超过50亿元的高校略有增加。此外,预算在10亿-20亿、20亿-30亿区间的高校数量最多,分别有14所。

前十名中东部占7所多为综合性高校

从地域来看,预算排名前10位的高校中,有7所在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仅吉林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三所。其中,吉林大学是今年“挤入”前十,预算较去年增加35亿元,排名第8位。

记者还注意到,前10位高校基本为综合性大学。理工类院校总体排名靠前,比如西安交通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排名都在前30名以内。排名后十位的则大多是语言、财经、艺术类高校。

与2016年相比,多数高校预算有所增加,增加幅度从几亿到几十亿不等。清华预算增加超50亿,涨幅最大。天津大学、中山大学、北京大学增幅超
40亿元。吉林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中国农业大学涨幅超20亿。仅浙江大学、兰州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等个别高校预算较去年有所减少,但降幅不
大。

追问1高校“钱袋子”怎么用?

教育支出占预算比例一般最大

高校“钱袋子”已经确定,这些钱从哪里来,要用到哪里去?从收入来源看,高校收入主要有几大块,分别是各类财政拨款、上年结转、事业收入、经营收入、其他收入。

各类财政拨款一般是高校收入的主要来源,比如吉林大学财政拨款332518.15万元,占收入预算的52.86%;北京化工大学一般公共预算拨款99815.55万元,占总收入的40.07%。

也有些高校财政拨款占比较少,北京大学今年一般公共预算拨款488346.23万元,占34.32%;事业收入占比37.40%,高于财政拨款。

支出方面,一般包括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文化体育与传媒支出、住房保障支出等。在这些支出中,教育支出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所占比重一般也最大。

中国人民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支出438558.45万元,占支出预算总额的84.29%;结转下年68400万元,占13.15%;住房保障支出12303.43万元,占2.36%。

厦门大学教育支出所占比重更高,在608404.03万元的预算支出中,高等教育支出57770万元,高达94.96%。

追问2预算为何普遍增加?

因“双一流”建设增加财政拨款

今年近70所高校预算数较去年都有所增加,多的增幅达几十亿元,涨幅超过20亿的至少有8所。

为何今年很多高校预算大幅增加?记者注意到一些学校预算数增加与“双一流”建设有关,特别是财政拨款涨幅较大。

北京大学收支预算总数较去年增加40多亿,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与上年年初预算相比增加210487.15万元。北大解释,主要原因是
2016年“中央高校建设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经费为追加预算。其中,增加最多的是高等教育支出,比上年增加200455.34万元。

武汉大学收支预算总数较去年增加9亿多,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数为320537.15万元,比上年增加81981.08万元。该校解释主要原
因是: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中央高校管理改革等绩效拨款和调资经费等额度没有在2016年批复,而在2017年进行了批
复。

据吉林大学介绍,2017年收入总预算879636.29万元,比2016年增加357739.64万元,在财政拨款支出预算中,教育支出比
2016年增加50430.42万元,增长19.36%。主要原因是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基本科研业务费、高校捐赠
配比等项目支出及2017年调资经费等基本支出增加。

追问3为何不公布“三公”开支?

一些项目难分类部门情况较复杂

自2013年以来部属高校开始公开部门预算,今年是第五年。记者发现,与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预算公开相比,高校预算公开内容较为简单,“三公”经费以及各项目细化支出等并未公布。

此外,高校“其他收入”部分金额较大,但并未详细公布该项信息。如复旦大学其他收入157908.71万元,南开大学其他收入为
298452.51万元。据高校解释,其他收入指除“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经营收入”等以外的各项收入,包括投资收益、银行存款利息收入、租金收
入、捐赠收入、盘盈收入等。

中财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教授介绍,“其他收入”金额较大不是高校特有,其他一些部门中其他收入和支出量也比较大,社会关注度也比较高。
主要原因是我国预算分类系统与国际通行分类还有一定差距,一些支出项目在现有分类下很难归到特定科目,就要放到“其他支出”;同时部门情况较复杂,比如设
有下属单位,会涉及统计方面的问题。

“高校属于事业单位,比一般行政单位情况更复杂。三公经费不是一个独立科目,是从各方面摘取进行汇总,而高校与行政机关不太一样,经常有学术交流、师资培训,不能简单归为三公。”王雍君解释说。

【链接】

支出政策、地区及生源致预算差距大

这75所部属高校“贫富”差距较为显著,多的达上百亿元,少的仅有几亿元,第一名比最后一名多出229.37亿元,相差数十倍。

为什么高校之间的“贫富”差距会如此显著?中财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教授解释道,每个学校情况不一样,国家在对学校的支出政策上有一定区
别,比如对“985”“211”,支持力度更大;根据地区情况不同也会有差异,比如北京等经济实力较强地区的高校,受到的支持以及各种收入会更多;此外,
学校的生源结构也不一样。所以高校之间预算会出现比较大的差异。

  部属高校其他收入总计为421.50亿元,平均为5.62亿元。其他收入预算总计数最高的4所高校分别为北京大学(42.577亿元)、浙江大学(36.593亿元)、清华大学(28.872亿元)、中山大学(23.777亿元)。投资收益、租金收入、银行存款利息收入是该数据差异的关键因素。

财政拨款和事业收入是高校收入主要来源

  2016年,75所部属高校预算支出总额为2972.20亿元,与预算收入持平。预算支出结构为:教育支出(74.9%)、科学技术支出(1.85%)、住房保障支出(1.85%)、结转下年(20.68%)和其他支出(0.72%)。由此可知,对各高校来说,预算支出的绝大部分是教学支出。

记者梳理发现,75所部属高校预算表中收支项数基本相同。各校收入基本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拨款收入;事业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其他收入;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上年结转。

高校预算的透和明

据了解,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即各类财政拨款。高校的事业收入,一般指学校开展教学、科研及辅助活动取得的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是指高校在专业业务活动及辅助活动之外开展非独立核算经营活动取得的收入。其他收入指除“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经营收入”等以外的各项收入,包括投资收益、银行存款利息、租金收入、捐赠收入、盘盈收入等。在各项收入中,财政拨款和事业收入是各校收入的主要来源。例如西安交大今年各类财政拨款为25.3954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1.6%,事业收入为27.7600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4.5%。西北农林科大各类财政拨款16.8563亿元,占总收入的45.1%,事业收入8.9600亿元,占总收入的24%。西安电子科大今年各类财政拨款13.8648亿元,占总收入的30.7%,事业收入11.9466亿元,占总收入的26.5%。长安大学各类财政拨款12.7529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7.3%,事业心入6.865亿元,占总收入的20%。陕师大各类财政拨款12.2183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55.9%,事业收入5.2444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24%。

  三年来,直属高校部门财务预算公开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还可以进一步改进,使得在高校预算公开更加全面、具体、透明。

近年来,各类捐赠也成为高校收入的一个组成部分。例如去年中国人民大学80周年校庆,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向母校捐赠3亿。近日,清华迎来107岁生日,刘强东夫妇向清华捐赠2亿。今年适逢北大建校120周年,不久前,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向北大捐赠6.6亿元(含部分等值资产)。记者发现,很多高校都将捐赠列入其他收入之中,例如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西安电子科大和西北农林科大均将捐赠收入列入其他收入一项,数额均为1000万元,西安交大等其他3所高校未明确标注捐赠数额。

  (一)非财政拨款公开程度比较低

具有高级会计师职称的财会专家李微军分析,相对而言,理工类高校因为收入渠道更多,收入预算中“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一栏基本为零,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只有陕师大该栏有数字,且数额较大,为1.7987亿元,说明师范类院校收入比较吃紧。

  75所部属高校公开了《收支预算总表》、《收入预算总表》、《支出预算总表》、《财政拨款支出预算表》共4张预算表,各部属高校的预算都在《收支预算总表》中报告了高校各项预算收入的构成、来源以及支出方向。但是相比一般公共预算拨款这类财政拨款,事业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性收入和其他收入这些非财政拨款情况的公开程度明显较低,只公开了一个总数。2016年部属高校预算收入中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占比29.77%,而事业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和其他收入占比为44.64%,部属高校非财政拨款三项收入之和远远超过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收入,是高校收入的主要来源。所以,按照综合预算的原则,事业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和其他收入这三项非财政拨款收入均是高校预算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预算公开中理应受到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等的对待。

预算做得多实际用得少 资金得结转下年

  (二)高校预算公开项目比较粗

记者发现,各高校支出项目大多为以下几项: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住房保障支出,结转下年等。其中教育支出占各高校支出的大头,例如西安交大2018年教育支出预算56.8653亿元,占整个支出的70.7%。西安电子科大教育预算支出31.2285亿元,占整个支出的69.2%。陕师大2018年教育支出预算21.4341亿元,占整个支出的98%。

  现阶段高校预算公开的深度还不够。75所部属高校预算公开至“类”、“款”、“项”三级中的第三级“项”级科目,但科目分类是为了满足国民经济预算核算和统计工作需要来划分的。公众通常按照日常生活的逻辑容易理解某些具体事务上花了多少钱。比如大家关注的教育支出问题,但目前教育支出按照预算支出科目分为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等,比较笼统,大家只能看到一个总额,看不到具体安排的内容,不清楚这些钱用到什么项目去了。所以,需要根据高等教育的办学规律,结合高校的实际情况,考虑改版甚至可以重新设计面向全社会的高校年度预算报告。

一些高校的支出预算中还包括外交活动、国土海洋气象等支出,例如西安电子科大2018年外交费用预算15.5万元,长安大学2018年国土海洋气象支出248万元。

  (三)缺少证明预算合理性的辅助信息

另外,除个别高校支出预算没有结余外,绝大部分高校的支出预算中都有“结转下年”一项,且数额较大,如上海交大结转下年的费用30亿元,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中均有“结转下年”。具体为:西安交大结转下年的费用21.8526亿元,西安电子科大结转下年的费用12.9903亿元,长安大学结转下年费用6.7070亿元,西北农林科大结转下年费用5.4663亿元,陕师大结转下年费用相对最少,只有80万元。

  虽然部属高校在公开上述四张预算表时都附文字说明,主要包括:学校基本情况、数据分析、专业名词解释等,这有利于增进公众对高校预算实施情况等重要信息的知晓,是对高校预算公开的重要补充。然而,很多有助于公众监督预算合理性的辅助并没有公开。例如,对于高校基本支出,预算中没有与基本支出直接相关的学生数及其构成的信息,公众就无法判断高校基于师生规模的运行成本是否合理恰当。又如对于高校项目支出,由于没有公布项目支出的绩效目标,公众也难以据此评估项目支出与绩效目标是否相符,高校项目支出是否存在着效率低下甚至浪费资金的问题。

李微军说,从专业角度看,北大、陕师大的年度预算较为精准,当年花多少钱,预算就做多少。不像有的高校,预算做得很多,但实际上用不了那么多钱,只好将大量资金结转下年。记者
陈有谋

预算公开的建与议

  高校预算公开从无到有,建立了一种常态制度,已坚持数年,教育部接受社会监督的决心可谓大矣!从发展的角度,笔者认为还可以把这项公开制度做得更好更透明一点,让更多的老百姓看清看懂看全公开的内容,让预算公开起到更大的作用。

  (一)增强预算公开的具体性——看得清

  所谓“魔鬼隐藏在细节中”,离开了预算信息的具体性就很难对高校的预算收支做出评价,也难以对预算进行监督。这就要求预算公开尽可能地详细具体。首先,要进一步细化预算报表和情况说明。高校预算公开不仅仅是公开预算收支总表,而且要公开预算收支明细表。同时,高校还应提供预算收支表的辅助信息,应细化编制预算的依据,特别是预算支出的成本信息。其次,要逐步建立以零基预算和绩效预算为主体的预算编制体系,重视经费的使用效果,转变重投入轻产出、重数量轻质量、重速度轻效益的观念,尝试建立经费跟踪反馈制度,对预算执行结果展开绩效评价。根据评价结果,调整编制后续预算计划。最后,预算公开,还可以逐步走向可视化。

  (二)增强预算公开的易懂性——看得懂

  对于高校预算报告的编制者来说,应该提供给公众“看得懂”的预算报告,这是预算公开的一个努力方向。建议高校预算公开应该“双管齐下”——保障功能分类与经济性质分类一起上。所谓保障功能分类,就是分为“小学教育”、“公立医院”、“一般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和就业”等,即使公布到“类”、“款”、“项”三级中的第三级“项”级科目,因这些项目支出涉及方方面面,公众依然难以知道资金的具体去向。而经济性质分类,就是分为“人员费”、“差旅费”、“会务费”、“公车运维费”、“公务接待费”等,这些单项信息有助于公众了解资金支出到哪里。建议高校预算公开在采用按保障功能分类的同时,也采用按经济性质分类,呈现预算是“怎么花的”,让公众看得懂。

  (三)增强预算公开的全面性——看得全

  公开是监督的基础,监督是公开的意义所在。但公开如果做不到全面,监督的效果就会打一定的折扣。例如,会把发生不规范的收支转移隐藏到可以不公开的项目中去,从而躲避公众的监督。所以,全面性是预算的一个基本原则。高等教育具有准公共产品的属性,在很多国家通常政府是其主要的出资人,其资金使用情况是否有效、合法合规,要对社会、政府和其他出资人负责,并受后者监管。为了全面反映高校收支活动,预算公开信息不仅要涵盖所有财政收支情况,而且要涵盖所有非财政收支情况,把非财政预算收支情况的公开与财政拨款预算收支情况的公开等同起来。此外,为了让使用者更好地了解高校预算,还应提供以前年度的预算、历史数据回顾、解释说明等,体现高校预算的完整性,使社会公众对高校预算有一个全面把握。

  “治理即预算”,预算是高校的生命之源。高校预算信息公开是依法治教的基本前提。高校预算信息公开是高校内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环节。唯有如此,高校预算才能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提供一个坚强而又灵活的财务保障体系。

阅读原文

作者|杨蓉(本校经济与管理学部教授、财务处处长)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