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66com


www.4166com日本大学院学制及留学制度,如何准备修士考试

留日学子,打工就业经验分享

一流企业不只收一流大学的学生,留学日本

案例人物:陈建,2001年来日本留学,随后就读于神户流通科技大学,2007年就职于东证一部上市公司Soft
Plan,2009年10月创立华人就业支援机构——华人创业新干线。

中新网1月17日电日本新华侨报网近日刊发了对日本横浜国立大学经营学研究科中国留学生余亮的采访。采访中余亮谈了自己在留学生活中的经历与感受。文中称,很多留学生会说现在来日本的留学生越来越多,考大学也越来越难,但是现在来日本留学的学生肯定是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在这种优越的条件下,如果还考不上一所说得过去的大学,那问题肯定不是在别处,只会是自己不够努力。文章称希望各位同学们不要总将失败归咎于他人比自己强,而是应该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般来说,在日本只要努力一年,都能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

他说:留学海外,陌生、寂寞、贫穷时时刻刻渗透到留学生的生活中,只有坚持自己的信念并贯彻始终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文章摘编如下:

我来日本就是想学商学或经营,但有商学部的国立大学只有神户大学,自己觉得自己的年纪、水平,考国立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就没有考虑国立大学。我报了三所私立大学——同志社大学、龙谷大学、神户流通科技大学,其中龙谷大学落榜了。

人物介绍:

同志社大学在京都,京都相对来说是比较难打工的。在我看来,学校名气是其次,能否更好地生活下去才是更重要的。就算你能进一所名校,但进去了拿不到学费减免、申请不到奖学金、打工也不方便的话,只会增加自己的负担。而神户流通科技大学地处神户,打工比京都方便,而且留学生较少,奖学金也比较好拿——我在神户流通科技大学里拿了四年的给费奖学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所大学是日本大荣超市的创始人中内功创办的,中内功是神户地区非常受尊敬的名人。他当时还健在,并且在大学里上课。我觉得能听听日本一流经营者的课会比一个大学名气更有实际意义,所以我选择了神户流通科技大学。

余亮,中国上海人,东华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2008年10月来日本学生支援机构东京教育中心,2010年4月考上横浜国立大学经营学研究科。

我刚到日本的时候是在工厂打工,也做过料理店,大学时代是在按摩店里打工,最后做到店长。因为在中国还有个家需要我来养,我每个月的收入基本上都在20~30万日元之间。在外打工赚钱寄给家里,也算我们那里的风俗。

《日本新华侨报》:您好,余亮同学,谢谢您接受我的这次采访。您能先说一说来日本的契机么?

学习其实有很多种,就看你怎么学习了。我觉得我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原先是在家族的公司上班,我算半个经营者,所以我的学习特别带有目的性。一般学生在研究会上发表报告,都是在网上找找资料、写点感想,实际内容比较少。而我会从实际出发,例如我从打工的按摩店出发,对地理位置、来客情况、服务内容等进行各种调查和比较,把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按摩店的经营中,再把得到的反馈做成报告发表。所以老师和公司对我的成果都很满意,而我也学到了不少经营的知识和经验。

余亮:好的。我在中国学的是经济专业,但是一直对经营学很感兴趣,特别是日本式经营。能研究日本式经营的最佳场所当然就是日本的大学了,加上日本留学的费用相对其他发达国家来说较低,所以我就选择了赴日留学。

我的就职活动是从大三下半学期开始的,也和众多学生一样,一开始是自我分析和准备各种入社考试。在按摩店我和一位客人聊天,他说你们中国人很了不起呀,居然能在日本把公司经营到东证一部上市了。我觉得很新奇,就和他聊了起来,他借给我了一张宋文洲先生演讲的CD,我自己也买了他写的书《奇怪的日本营业》,看完觉得受益匪浅,因为我一直都想做营业,就职也是盯着营业职位。而宋文洲先生的书里竟然把日本营业批评得不行,我想进这家公司看看他倡导的营业究竟是什么样的。所以,我看完这本书之后就一心想进这家公司,把就职的全部精力都投入进去了,其他的面试机会都放弃了。

《日本新华侨报》:嗯,留学确实需要权衡利弊和成本,量力而行。那为什么选择了来日本学生支援机构东京教育中心呢?

时代已经变化了,随着中国经济的兴起,以往来日本,以打工赚钱为目的的留学已经不再是主流了。希望广大的留学生不要再用以往的观念来看待日本留学。要想适应这个时代,就要学习更多的东西,并且学以致用,日本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余亮:主要是看重这所语言学校的宿舍,日本学生支援机构的宿舍非常便宜,一个单人间每月2.8万日元,位置就在学校教学楼旁边。而且这所语言学校属于日本国有性质,教学水平肯定有保证,所以我就选择了这所语言学校。

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查字典新闻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资讯!

《日本新华侨报》:进入这所语言学校困难么?

余亮:比较困难,主要是当时我的日语并不好。参加这个学校笔试面试的时候有一篇小论文。当时我的日语也就四级左右吧,写得很艰难。和我一起有十三四个学生参加选考,最后只合格了三个人。

《日本新华侨报》:到了日本以后,对日本的感受如何呢?

余亮:和中国比起来,日本的房子非常小,我的宿舍不到10平方米,马路也以上下两车道居多,感觉就像生活环境小了一号。当然,空气很清新,环境很好,人也很和善。我想这是每一个刚到日本的中国人都会有的感受。

《日本新华侨报》:介绍一下您在语言学校的情况吧。

余亮:我们语言学校是上全天的课,每天从上午9点上课到下午4点左右。班上的同学来自各个国家,有很多是国家派遣留学生在这里进修日语,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打工。大部分同学最后考取的大学还都不错,学习气氛比较浓厚。

《日本新华侨报》:您来到日本以后,怎么准备大学考试的呢?

余亮:一开始还没有考虑怎么考大学院,只是考虑如何把日语提高上去,毕竟日语是基础,所以我到日本的前几个月都是在看日语和英语。到了2009年的4月份,我才开始正式准备大学院的考试,当时基本就把主攻方向放在校内考的笔试和面试方面。

《日本新华侨报》:您都考过哪些大学呢?

余亮:我考过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横浜国立大学——很遗憾我只合格了横浜国立大学。

《日本新华侨报》:能说一下您考这些大学的过程么?

余亮:首先参加的是早稻田商学研究科的考试。早稻田的商学是6月份考的,是我参加的第一所大学的考试。当时比较特别的是笔试有两轮,第一轮考的是英语和基础专业知识——英语是三篇阅读文章。专业知识题是8道简单论述题。第一轮笔试过后是第二轮笔试和面试。这次的笔试是你选择的教授出的考题,上午做笔试,下午面试。据说现在早大商学研究科已经改革,笔试放在一天里考试,这样考生的负担会减轻一些。

当时我选择的是一个很年轻的教授,这个教授来年要去海外进修,所以有点遗憾,他不能带我,所以我报考早大没有合格。

《日本新华侨报》:您的早大落选应该不是笔试的原因吧?

余亮:我觉得不是,因为当时考早大的学生非常多,大概有两三千人。第一轮笔试过后已经刷掉了70%左右,第二轮笔试和面试估计还会刷掉剩下学生的20%左右。我已经过了第一轮的笔试,第二轮的笔试我准备得比第一次还要充分些,做完的感觉也不错。到了面试环节,教授才和我说了明年要进修的事情。我想这个也许是主要原因。

《日本新华侨报》:那是有些遗憾,也许如果您当时选择另外一位教授,或许就能考上早大了。您接下来的东京大学考试如何呢?

余亮:我考的是东京大学经济研究科的经营专攻,报志愿的时候,学校要求写一篇1万字的论文和研究计划书。考试是笔试和面试,笔试以论述为主,笔试合格了之后是面试。面试主要是围绕我的论文来提问的,因为东大需要的材料比较多,我的论文写得很仓促,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不能算一篇合格的论文,在面试的时候被老师指出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最终没有合格。现在想想非常遗憾。

东大之后就是横浜国立大了,也许是有了报考早大和东大的经验,这次感觉很顺利,2009年10月初我收到了横浜国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日本新华侨报》:您考横浜国立大学时有多少人报名?多少人通过了考试?

余亮:我有点记不清楚了,记忆中笔试的题比较难,比早大难很多,有60%的人在笔试的时候被刷掉了,但到了面试就几乎没有人被刷,都合格了。

《日本新华侨报》:虽然在早大和东大有些遗憾,但毕竟合格了横浜国立大,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了。您觉得早大和东大没有合格是哪方面不足?

余亮:这当然只能说是自己努力得还不够。要说客观原因的话,我觉得是自己转了专业。我原本的专业是经济,涉及很多数学方面的内容,在日本考经济是我的强项。而经营以论述题为主,对问题的理解和回答取决于日语水平。这方面是我的薄弱之处,因为很多国内日语专业的学生都会考经营。所以我觉得,要是国内学经济或者理科较好的学生,考经济优势会更大一些。

《日本新华侨报》:在日本的学生对于横浜国立大学应该有所了解,但相信还有很多不是太熟悉的同学,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横浜国立大学么?

余亮:横浜国立大学位置比较偏僻,学校规模也不是很大,是一个小型的综合大学,只有四个学部。学校气氛比较中规中矩,没有东京都内的大学那么喧闹。但毕竟因为离日本第三大城市横浜非常近,而且学校老师非常好,有很多日本知名教授在这里任教,在日本还是比较受学生青睐的,在地方国立大学中排名比较靠前。

《日本新华侨报》:现在您在大学院是从事哪方面的研究呢?

余亮:研究还说不上,我硕士第一学年刚到了期末,第一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学分尽量修完,我这一年主要就是在修学分。我的教授主要研究的是会社组织论,具体的研究课题在这一年里会定下来。

《日本新华侨报》:您硕士毕业之后是决定就职还是继续深造呢?

余亮:我想在日本就职。

《日本新华侨报》:想在日本就职的话,那么现在就要开始就职活动了吧?能介绍一下您的就职情况么?

余亮:您说的没错,在日本就职一般是毕业前一年的后期开始准备,也就是学部生3年级和大学院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开始。现在正在前辈访问的阶段,向前辈们取取经,多搜集一些情报,做做企业的笔试题,真正的就职面试要从2月份才开始。(本报注:在日本,毕业生就职会经历几个阶段:收集公司情报—参加企业说明会—前辈访问—企业笔试—几轮企业面试—拿到就职内定。在很多日本的大学里都有就职课,专门提供以往毕业生的去向。可以通过就职课联系到这些已经就职的毕业生,然后去拜访他们,问一问该公司的情况和就职技巧。作为大学前辈指导后辈们进公司,已经成为日本的一种风俗,某些大学的就职非常强,也体现在这个方面。)

《日本新华侨报》:经过这段时间的就职活动,您对日本就职有什么感受?比如说日本的就职和中国的就职有什么不同?

余亮:日本就职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规则化,每个人都按部就班,到一定时候就知道该做什么,哪怕是非常一流的企业,也会按照这个流程办事。在中国的就职更看重的是关系,尤其想进一流企业,要是没有人脉,那是非常困难的事。

《日本新华侨报》:您现在是否决定去哪个业界、哪个公司了么?

余亮:目前还没有决定,我没有特别想去和特别不想去的业界,就职的时候我会多看一些公司的。毕竟目前日本的经济并不好,只看几个大公司或拘泥于几个业界,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日本新华侨报》:您就职的时候比较看重公司的哪一方面呢?

余亮:主要当然是福利待遇,其次就是公司内部气氛,还有和中国的关联性,等等。

《日本新华侨报》:您觉得想在日本就职的留学生应该注意些什么?

余亮:我个人认为,现在的留学生在考虑以后就职的时候有误区,总觉得有了一个一流大学的牌子就能进一流企业,所以在考大学的时候都是削尖了脑袋想进一流大学。当然,好大学谁都想进,但一流企业是不是就只收一流大学的学生?就我个人这段时间的感受,我觉得未必如此。尤其是留学生,企业更看重的是留学生的日语能力、学习能力、进取心以及和其他人的协调能力。只要你的大学不是太差,是一般日本人听说过的大学,我觉得学校不会成为就职的障碍。

《日本新华侨报》: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学校名字都是浮云,最终还是要看自己的实力,这一点我也是深有感触,毕竟我也在日本就过职。不过,我想这种认识上的误区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毕竟只有你走到了就职这一步,你才会有这样的体会,正在考大学还没有体验过就职的中国留学生们,肯定还是会认为想进一流企业就必须要先进一流大学的。

余亮:我想是的,您是前辈,见过的留学生应该比我更多。

《日本新华侨报》:我想问问您生活上的问题,您在日本什么时候开始打工的?

余亮:我是考上大学院以后开始打工的。

《日本新华侨报》:也就是第二年的9月以后?来日本一年以后才打工么?

余亮:是的,我们语言学校和其他的语言学校有点不一样,因为国费生比较多,所以打工者是少数,我在没考上大学院之前,也是只考虑学日语和考大学院的事情,没敢安排打工。

《日本新华侨报》:一个月最多打过多少钱的工?

余亮:我打工不是很多,最多也就是15万日元左右,能保证自己的生活。

《日本新华侨报》:大学里奖学金和学费减免么?

余亮:大学里有奖学金,但很难申请到,学费减免也是要申请的。我目前还没有拿到过奖学金,学费减免是半减。因为近年日本政府削减经费,学费减免的优惠政策也是越来越难拿,已经看不到全免的学生了。

《日本新华侨报》:最后我想问一个问题,您觉得一个想来日本进学的中国留学生如果想有一段成功的留学经历,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呢?

余亮:很多留学生会说现在来日本的留学生越来越多,考大学也越来越难,但是我觉得,现在来日本留学的学生肯定是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在这种优越的条件下,如果还考不上一所说得过去的大学,那问题肯定不是在别处,只会是自己不够努力。所以我希望各位同学们不要总是觉得别人什么地方比你强,所以自己才失败,而是应该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般来说,在日本只要努力一年,都能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

《日本新华侨报》: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祝您新年愉快。

记者手记:

日本启动“30万留学生”计划,现在的在日留学生已经比十年前多了三倍,考大学的竞争确实比以前要激烈不少。但是,随着日本高龄少子化的严重性,各个大学也都在积极扩招留学生以补充自己生源的不足。即使是早稻田这样的名校,也计划到2020年扩招至8,000人的留学生规模,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考大学不是比以前困难,而是越来越简单了。经济条件比以前优越,录取人数也大幅度增加,每年考大学的留学生依然只有40%左右考上大学,其余60%的学生会去专门学校或是回国。笔者也经常会碰到那种即将面临语言学校毕业,才开始慌乱地准备大学考试的留学生。对此,我们留学生也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呢?(葛伟)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